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黄大仙精选资料三天肖三码 >
“众志成城共克时艰” 福建作家“抗疫”作品专辑(十六)

发布日期:2020-03-01 15:20   来源:未知   阅读:

  【作者简介】吴常青,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曾在《诗刊》《福建文学》等几十家刊物发表作品,作品入选《闽派诗歌》《闽派散文诗》等多种选本,出版诗集《蓝调口琴》,获得2019年第四届“诗探索·中国诗歌发现奖”。

  最初,网上有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疫情消息时,跟很多人一样,我也没在意,以为那是遥远的事,和自己没关系,随便看一眼就滑过去。

  恰如往常的年尾,几个订单需要赶在年前出货,倘若完不成,可能面临违约罚款。员工的心一到腊月就不稳了,辛劳一年的他们渴望回去见亲人见故土告慰乡愁,有的早就买好车票,不管是否放假都要走,回去解决这样那样非他们参与不可的事。

  车间里的工作场景像打仗,参与打仗的兵却越来越少,临近年关最后一单的货待完成时,几乎只剩自家几个人忙活。劳累是必然的,腰酸背痛胳膊腿儿也酸痛,但在这劳累中有欣切的期待与喜悦,那便是回老家过年。

  离年愈来愈近,有关疫情的消息愈来愈稠密,感染者渐渐从武汉蔓延到其它各个省市,每天打开手机都是此起彼伏的相关内容,感染者的数字日渐增长……本以为遥远的事,原来近在咫尺!我开始慌乱,先生老家就在湖北,还能回去吗?我把担忧告诉他,他说没关系,咱家离武汉远。

  先生还在厂里忙碌,检查电线线路,检查门窗,各种收尾,确保一切安置妥当。我在家里打扫卫生,打扫一会儿停下来看看手机上的疫情信息,越看越着急,打电话给他,他还是说没关系。我知道他惦记七十多岁的老妈妈,老妈妈也数着日子期待儿子携家带口归,他时常说作为儿子没能好好尽孝,而春节几天假期,是一年里最长的陪伴。虽然理解,还是不能减轻我的担忧,一路开回去十几个小时,中途必然要在服务区休整,谁也不知道会遇见来自哪里的人,谁也不知道多少危险隐藏在其中,倘若把这些隐藏的危险带给自己也带给亲人,岂非得不偿失!

  傍晚,他带回大包小包各种菜,其中有数包口罩。他说跑了好几家药店都卖没了,厂子附近那家还有,但涨价厉害,店员说再不买贵的都买不到了,这些是在批发市场买的,也比平时贵了些。

  夜很深了,没有睡意,手机屏幕的蓝光照的双眼酸痛,还是不断的刷啊刷。网上到处都是疫情信息,少数夹在里面的其它信息像是异类。我又跟先生讨论是否回去,口气焦虑,他说别担心,看情况决定。

  二十四号,大年三十。疫情蔓延的更厉害,好些地方封路,饱含无奈与沉重。按之前的计划,我们在泉州陪我父母吃过年夜饭,初一回湖北,若计划不变,得收拾行囊了,这样的情况下,收拾?还是不收拾?

  心怀忧虑洗漱时,先生说不回去了,等疫情过去再找时间回。我悬着的一颗心扑通一声落地,我知道但凡能回去他是不会放弃的,然而眼下若不在乎疫情一心向亲情,是对亲情不负责任,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也是年后返程对第二故乡的不负责任。老妈妈支持他不回去,跟亲友们通电话或视频,大家也都说取消了原来的出行计划或聚餐计划,相互交代就待在家里,只要各自安好,相见自有时日。

  春节假期,上班上学自不必考虑,如今拜年也不必考虑,连出门都不必考虑,时间一下子闲散的没了拘束没了形状,像是困在某个无涯的异度空间。这些时间可以用来好好看书的,然而哪本书的内容都不合眼下的时宜,很想把年前开头的几篇散文完成,然而那些构思好的内容哪个都不合眼下的时宜……长久霸占我双手双眼的,除了手机还是手机,长久霸占我思绪的,除了疫情还是疫情,画出的几幅黑白画,都跟疫情有关。

  昼夜不分,晨昏不辨,零食不断,随时吃饭的宅家,人们很快就憋的难受了,想尽各种办法表达自己的无聊,数地板砖数瓜子壳指挥一群辣椒走正步……结合现实的搞笑段子搞笑视频随时可见……这些内容混在疫情信息里,一笑中隐含着多少悲情色彩。有人戴着口罩出去放风,拍到的街道寂静荒凉的让人心疼,像是某个灾难片的场景。从我家阳台看出去的两条街也是冷寂无声,偶有行人车辆经过,都是匆匆。平常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如今它们甚至可以大摇大摆了,人在街上倒不正常,怎么看怎么可疑,怎么看怎么伤悲。我的解压方式是看电影,在手机里看在电视里看,看各种灾难片里的正义战胜邪恶,看人类的自我毁灭和自我救赎。人类懂得了自我救赎,也就懂得了跟自然万物和平相处,人原本就是自然万物里的一分子。

  大灾大难是一面镜子,照见邪恶,更照见正义,照见魔鬼,更照见英雄。忽略那些哄抬物价发国难财的人,忽略那些歪曲事实抹黑事实的网络喷子,忽略那些恶意制造混乱的阴谋论和谣言散布者……所有的恶行必有恶报!我更愿意多看看逆行的英雄们,他们从已经开始的假期里逆行,从回家的路上半途下车逆行,从除夕夜逆行……都向着一个目的地:武汉!不论安危不论生死的决绝背影里,是家人理解又担忧的目光。他们吃饭不在点上,休息不在点上,即便有空睡觉也是和衣而睡,以各种可以随时工作的姿势……脱下口罩和防护服后,露出勒出印迹的脸,露出发肿发白发皱甚至裂口的手,露出汗水湿透的衣衫……这些都是隔着手机屏幕所见,治疗病人照看病人直面病毒直面生死的细节,不是局外人能想象。还有军警、各级社区工作人员、保障民生日常所需的各个环节的人……要用怎样的词汇表达敬佩?哪一个词汇可以准确表达出敬佩的分量?

  作为可以和家人团聚的普通人,能看见对联、窗花的红艳,写有福字和人丁兴旺的红灯笼在屋檐下或阳台上慢慢旋转,年夜饭丰盛,酒杯斟满,准时收看联欢晚会直播,可以做任何能在家里做的喜欢的事……比起染病者你有一张健康的床,比起家有染病者你不必被隔离不必牵扯心肺的担惊受怕,比起逆行者你不必直面病毒直面生死,你所有的抱怨与矫情,在染病者和逆行者面前不值一提!

  普通人也是能参与战役的,那就是好好在家待着,食物充足,睡眠充足,自我解闷的招式充足,好吧,无聊也充足……但只要安好,就是最大的好,逆行者直面病毒直面生死的目的,就是希望这样的好一直持续下去,直到疫情结束。

  此时,窗外阳光明媚,绿植兀自青碧,几只鸟儿鸣叫着飞过高楼之间的空隙,这些以为平常的景致,在当下有着不平常的魅惑力量,要抵制住这魅惑,不要心存侥幸出去放风啊!你以为的遥远,很可能近在咫尺。

  【作者简介】曹淑风,河北灵寿县人,现居福建泉州。丰泽区作协副主席、福建省作协会员。河北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散见于《散文百家》《福建文学》《安徽文学》《散文选刊》等百家报刊。著有散文集《每一朵花都会微笑》《精彩,于驻足间呈现》。数十篇作品入选各种文集中。获得过数十个奖项。

  【作者简介】育聪,原名黄育聪,男,60后,惠安人,现为惠安县人大副主任。

  【作者简介】钟而赞,福建福鼎市人,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少数民族作家学会会员,诗、散文等作品见于《诗刊》《民族文学》《福建文学》《文艺报》《人民日报·海外版》等报刊,出版散文集《灵魂的国都》、长篇小说《风眼》。

  从去年腊月到今年春节的假期,一直都是好天气,虽说有过一两天阴云,下过一场小雨,但时日很短,一直都是丽日晴天。可新型冠状病毒如同鬼魅悄然降到武汉,让处处迎春的华夏大地罩上一股阴霾,让人感觉听风凄凉,见水流悲。我一次次地看着湛蓝的天空,寻找着祥云。

  当我戴上口罩时,如同与吉祥亲吻,清新杀毒味让我觉醒,几十年的春秋,几十年的平安岁月,让我觉得有些失聪失敏,有些麻木。我顺择正月初八为女儿婚期,正为其筹备着婚事,虽说女儿声声告诫,现在是非常时期,要把婚期推迟,而我以“天行有常”而搪塞,她不断地给我发来一条条链接,一次次说服,直到1月24日我才听从她的建议,推迟婚期,正月初一才一一打电话向亲友表示歉意。可此时依存冷漠与侥幸心态,还与一家影视公司约定正月初三到村点采风之事,直到正月初二,疫情越来越严重,才取消了这个约定。

  今回首,惭愧至极,空长年岁。在一封封“国有战,召必回,回必战,战必胜”的请战书面前,俯首低眉。至此,我心系武汉,心系自己身边的疫情动态。

  1月28日读到了叶玉琳的诗《致敬》,1月30日又读到梁平的诗《保卫武汉,保卫家园》,还读了微信上许多诗文,几次也想在键上敲下自己的心语,可一天天越发严重的疫情,一处处严防死守的消息,我不知从何下笔,再昂首看天,从早上看到中午,中午看到晚上,天上的星星闪烁,新月如钩。就是这弯月,钩动了我的心弦,拉足我勇气的弓弩,把我的勇敢射向苍穹,向天呐喊“天若有情,请来个雷霆万钧,立毙瘟神。天若有情,就驱邪灭魔,让祥云闲然,让亲人团聚,让万家灯火再点吉安!”

  “啊呦,年纪这么小呦,跟我家小女一样大哟。有事情跟阿姨讲,阿姨尽量帮你们解决呦……”这是一位武汉大娘与一位白衣小天使的对话。

  “我是感染科医生,我去!”“我跟家里人都讲好了,随时准备出发。”这是上海市第五康复医院感染科的一名“老兵”。17年前“非典”疫情时,年纪尚轻的她自愿报名投身防疫隔离一线年后,面对武汉疫情,她依然冲锋在前。

  “只有武汉这个大家庭痊愈了,我们小家才能幸福!待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胜利之时,再是我们新婚之日。”这是武汉90后推迟婚期投入抗疫情战役中的年轻人心语。

  身边的朋友,同城工作的同事,曾经的学生,在发来春节问好的同时,发来抗对疫情的方法,还发来他们投入战场第一线的工作情况。他们取消假期,有的在交通关卡把关检测,有的深入社区乡村摸排归乡人员,有的进村进公共场所消毒防护。一位在厦门经商的学生,带着厦门商会人员捐款购买防护口罩捐献灾区,还有一位卫生防疫部门工作的朋友因一周多的劳疾,今天躺在床上不能起床。……仿佛他们都是使命所赋,职责所当。然而这位农民兄弟,他又是什么?

  “防护疫情,大家少出门,我送菜上门,大家来买。”他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农民,戴着口罩,带着手套。

  “我为生计,你们要生活,平常价,我总不能在这个时候发灾难财。”这就是他的一句良心话。

  看看这些,再想想手机微信上的一些视频与文字,想骂人的情绪一涌而上。他们读书识文,能电脑制作,难道就不懂得古人尚有“邻有丧,舂不相;里有殡,不巷歌”的常礼吗?殊不知所有的幽默在此时是那样的酸涩吗?虽然君听不到武汉的哭泣,听不到为守护生命的第一线人员累倒的声响,听不到那些失去亲人时撕心裂肺的嚎啕,那该看看那些抗战在武汉,守护在城乡一线的报道。怎么不为他们送去几句暖心的话。君能平安宅家,那是多少人的付出!

  这是诗人叶玉琳的情怀,也该是有良知者的情怀。在无常的世界里,纵是黑暗的日子,悲悯与敬畏就是心灯。在丽日晴天下,勇敢担当的逆行人就是祥云。

  【作者简介】甘代寿(禾源),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宁德市作协副主席,在《文艺报》《散文》《福建文学》《经典美文》等文学重点期刊发表作品近百万字。著有中篇小说集《稻草垛上的女人》、长篇小说《锣声》、散文集《留在村中的雨》等六部作品。获过孙犁散文奖、言子文学奖、福建省第六届百花文艺奖、福建省优秀文学作品榜、冰心文学奖等。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