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精选3肖主3码 >
沅陵县_百度百科

发布日期:2020-07-30 16:53   来源:未知   阅读: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沅陵县,隶属于湖南省怀化市,位于湖南省西北部,沅水中游,与桃源安化为邻,素称“湘西门户”。全县总面积为5852平方公里,是湖南省面积最大的县。沅陵从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置沅陵县,历为郡、州、路、府、道和湘西行署治所,曾是湘西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沅陵县辖23个乡镇,有汉、苗、土家、回、白等25个民族,水电、矿产、林农产品加工是沅陵三大支柱工业,境内水能蕴藏量居湖南省第一,是全国十大水能基地之一;黄金年产量居湖南省首位,铅、锌、锑、钨、铜、磷、石煤等矿产储量丰富;是湖南省十大林业强县之一。茶叶、水产、板栗、竹木是沅陵四大特色农业。2015年,沅陵县乡镇区划调整后,辖13乡8镇。

  境内现有楚秦黔中郡遗址、秦代二酉藏书洞、唐代龙兴讲寺、明代虎溪书院和辰州三塔、凤凰寺和湘西剿匪胜利纪念园等名胜古迹。 曾被授予“中国传统龙舟之乡”,辰州傩戏、传统龙舟和沅陵山歌被列为国家和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沅陵是全国文明县城、全国绿化模范县、国家绿色能源示范县、中国名族文化生态旅游明县和中国最具特色魅力旅游百强县。

  2018年9月25日,获得商务部“2018年电子商务进农村综合示范县”荣誉称号。

  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年)始置沅陵县,属武陵郡。高后元年(前187年)封长沙王子吴阳为沅陵顷侯。

  南北朝齐置武陵都尉府于沅陵。陈天嘉元年(公元560年),县改属沅州通宁郡。太建七年(575年),改通宁郡为沅陵郡,治沅陵,县属沅州沅陵郡。

  隋开皇九年(589年),改置辰州,治沅陵。大业二年(606年),复改辰州为沅陵郡,隶荆州。隋末沅陵郡为梁萧铣所据。

  唐武德二年(619年),萧铣部将董景珍以沅陵郡降唐,改为辰州,县属辰州。贞观元年(627年),分天下为10道,县属辰州,隶江南道。开元二十一年(733年)分天下为15道,县属辰州,隶黔中道。天宝元年(742年),改辰州为卢溪郡,县属卢溪郡。乾元元年(758年)改卢溪郡为辰州,县属辰州。

  后梁开平元年(907年),马殷据湖南,受封楚王,县、州地随属马楚,历后唐、后晋、后汉无变。后周广顺元年(951年),南唐灭马楚,三年县地隶武平军节度使(治武陵),先后为刘言、王进逵、周行逢所据。

  宋乾德元年(963年),辰、锦、叙等州归顺,立辰州卢溪郡军事,治沅陵,隶荆湖北路。元至元十二年(1275年)五月,宋知辰州吕文兴降元,改辰州为辰州路,治沅陵,属江南湖北道肃政廉访司,隶湖广行中书省。至正二十四年(1364年)吴王朱元璋遣徐达克辰州路,改辰州路为辰州府,治沅陵。

  明洪武九年(1376年)革元行中书省,置湖广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县属辰州府,隶湖广布政使司。宣德八年(1433年),封辽简王朱植第十七子朱贵谲为沅陵王,传122年无子除。嘉靖十二年(1533年)湖北分守道驻沅陵,历134年。

  清康熙三年(1664),分设湖南布政使司于长沙,县属辰州府,隶湖南布政使司。雍正八年(1730年),县属辰永靖道,十三年(1735年)改为辰永靖兵备道。乾隆元年(1736年),改称辰沅永靖兵备道,县仍属辰州府,隶辰沅永靖兵备道.直至宣统三年(1911年)封建王朝结束。

  中华民国元年(1912年),废沅陵县存辰州府,府仅辖沅陵县地。民国3年(1914年)裁府恢复沅陵县,属辰沅道。1922年废辰沅道,县直属湖南省。1936年7月,设湘西绥靖处于沅陵。辖19县,划为5个行政督察区,县属沅泸辰溆区行政督察专员办事处,治沅陵。1937年,湘西绥靖处改为湘西绥靖公署。绥靖区增至25县,分置4个督察区,县属第一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治沅陵。1938年,全省划分9个行政督察区,县属第三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治沅陵。1939年,县属第四区行政督察专员署。1941年,全省划分10个行政督察区,县属第九区行政督察专员公署,治沅陵。1945年,置省府湘西行署于沅陵,辖第八(驻永顺)、第九(驻沅陵)、第十(驻洪江)3个督察区,抗日战争胜利后撤销湘西行署。

  1949年9月8日,沅陵县人民政府成立,王振宗任书记,张子祥任县长。1950年1月1日,湖南省临时人民政府在沅陵设置湘西行政公署,辖沅陵、会同、永顺3个专区,县属沅陵专区。1952年8月,撤销湘西行政公署及其所辖3个专区,沅陵县改属芷江专区。1952年12月,芷江专区迁驻黔阳县安江镇,改名黔阳专区,县属黔阳专区。1968年,黔阳专区改称黔阳地区,1981年,黔阳地区改称怀化地区行政公署,县属怀化地区行政公署,1997年改属怀化市。

  1996年,沅陵县面积5850平方千米,人口约62.8万人,其中土家、苗等少数民族31.6万人。辖8个区、2个镇(区级),5个镇(乡级)、42个乡、3个民族乡:沅陵镇、沃溪镇、五强溪镇、明溪口镇、麻溪铺镇、凉水井镇、官庄镇、太常乡、白田乡、沙金滩乡、丑溪口乡、栗坡乡、舒溪口乡、乌宿乡、清水坪苗族乡、棋坪苗族乡、落鹤坪乡、高砌头乡、筲箕湾乡、用坪乡、池坪乡、坳坪乡、竹园乡、苦藤铺乡、郑家村乡、张家坪乡、张家滩乡、渭溪乡、荔枝溪乡、杜家坪乡、马底驿乡、楠木铺乡、长界乡、黄壤坪乡、北溶乡、深溪口乡、肖家桥乡、落坪乡、大合坪乡、七甲溪乡、火场土家族乡、军大坪乡、筒车坪乡、枫香坪乡、高坪乡、清浪乡、洞溪乡、陈家滩乡、七甲坪乡、蚕忙乡、楠木乡、柳林汊乡。

  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沅陵县常住总人口599680人,其中,沅陵镇58107人,明溪口镇11342人,麻溪铺镇15911人,凉水井镇14889人,官庄镇20558人,五强溪镇17899人,沃溪镇11978人,柳林汉乡9240人,太常乡11770人,白田乡13483人,沙金滩乡4837人,丑溪口乡9674人,栗坡乡6859人,舒溪口乡13855人,乌宿乡10095人,清水坪苗族乡7977人,棋坪苗族乡11631人,落鹤坪乡7240人,高砌头乡10154人,筲箕湾乡16826人,用坪乡9511人,池坪乡14075人,坳坪乡8770人,竹园乡7160人,苦藤铺乡9479人,郑家村乡8802人,张家坪乡17397人,张家滩乡10006人,渭溪乡9347人,荔枝溪乡10978人,杜家坪乡6994人,楠木铺乡14357人,马底驿乡14711人,长界乡5841人,黄壤坪乡7877人,北溶乡13418人,深溪口乡10286人,肖家桥乡11317人,落坪乡6526人,大合坪乡11229人,七甲溪乡6567人,火场土家族乡6230人,军大坪乡6513人,筒车坪乡6748人,枫香坪乡6011人,陈家滩乡9985人,清浪乡14043人,桐溪乡9285人,高坪乡11407人,七甲坪乡12390人,蚕忙乡11087人,楠木乡7008人。

  2000年,沅陵县辖7个镇、42个乡、3个民族乡沅陵镇、沃溪镇、五强溪镇明溪口镇麻溪铺镇凉水井镇官庄镇太常乡白田乡、沙金滩乡、丑溪口乡、栗坡乡、舒溪口乡、乌宿乡、清水坪苗族乡、棋坪苗族乡、落鹤坪乡、高砌头乡、筲箕湾乡、用坪乡、池坪乡、坳坪乡、竹园乡、苦藤铺乡、郑家村乡、张家坪乡、张家滩乡、渭溪乡、荔枝溪乡、杜家坪乡、马底驿乡、楠木铺乡、长界乡、黄壤坪乡、北溶乡、深溪口乡、肖家桥乡、落坪乡、大合坪乡、七甲溪乡、火场土家族乡、军大坪乡、筒车坪乡、枫香坪乡、高坪乡、清浪乡、洞溪乡、陈家滩乡、七甲坪乡、蚕忙乡、楠木乡、柳林汊乡。

  2004年,沅陵县原辖60个区乡镇,650个行政村,总人口64万,县域面积5852平方千米,是湖南省版图最大的县。2004年4月,报经省民政厅批准,沅陵县委、县政府决定对部分乡镇实行区划调整,沅陵县撤并18个乡镇,乡镇由52个精简到42个:将官庄、军大坪等18个乡镇撤并调整为8个乡镇(其中蚕忙乡并于七甲坪镇)。

  2006年,沅陵县全面完成区乡镇行政区划调整工作。辖23个乡镇,包括沅陵镇五强溪镇官庄镇凉水井镇七甲坪镇麻溪铺镇筲箕湾镇明溪口镇太常乡盘古乡二酉苗族乡荔溪乡马底驿乡楠木铺乡杜家坪乡北溶乡深溪口乡肖家桥乡大合坪乡火场土家族乡清浪乡陈家滩乡借母溪乡。

  2015年,根据沅陵县乡镇区划调整方案,太常乡、深溪口乡、沅陵镇共2乡1镇成建制合并设立沅陵镇。乡镇行政区划调整后,沅陵县共减少2个乡级建制,现辖盘古、荔溪、马底驿、楠木铺、杜家坪、北溶、肖家桥、大合坪、清浪、陈家滩、借母溪11个乡,二酉苗族乡、火场土家族乡2个民族乡,沅陵、五强溪、官庄、凉水井、七甲坪、麻溪铺、筲箕湾、明溪口8个镇,总面积5852平方千米,总人口67万人。县人民政府驻地沅陵镇名称不变。

  沅陵县位于湖南省西北部,怀化市北端,沅水中游,处武陵山东南麓与雪峰山东北尾端交汇处。地理坐标:

  东经110°05′31″~ 111°06′27″,北纬28°04′48″~29°02′26″。东与桃源、安化相连,南接溆浦、辰溪,西与古丈、泸溪、永顺毗邻,北与张家界交界,素有“湘西门户”“南天锁钥”之称。

  县境南北袤106.6公里,东西广90.5公里,总面积5850.21平方公里,是湖南省地域面积最大的县,占全省总面积的2.86%。

  2019年3月6日,中央宣传部、财政部、文化和旅游部、国家文物局确定第一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沅陵县为湘鄂西片区、湘鄂川黔片区。

  沅陵县境在古地质史上,最早受武陵、雪峰运动的影响,全境保留着大面积的元古界、震旦系以前的板岩地

  层;继后受印支、燕山等多次造山运动的波及相继隆起,并在长期的水流浸蚀、切割和新构造运动的作用下,形成南北高起,中间陷落的沅陵谷地地貌。

  境内山峦重叠,溪河纵横,地形复杂,沅酉二水纳百川,纵贯全境。呈现两山夹一谷,朝东北、西南向开口的地貌特征。沅陵县最高点圣人山主峰,海拔1355.3米,最低点界首沅水河面,海拔45米。武陵山北部地处境内,由西北向西南集倾斜,西起凉水界,东至雷家包,逶迤长达103公里,主要山脉有凉水界、盘龙山、锅锅垴、贵竹山、堡子界、雷家包等6大支脉,近百座高山。山岭多系马头形,自借母溪乡赵家山马头垴起,东至桃源县境,俗有“四十八个马头下桃源”之称。雪峰山南部延伸入境,,由东北向西南倾斜,西起九龙山,东至苦菜界,绵延102公里,主要山脉有九龙山、洪山界、圣人山、王尖、苦菜界等5大支脉,百多座山峰。1000米以上的山峰有30余座。

  沅陵县属中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区。主要气候特点表现为:四季分明,热量充足,雨水集中,严寒期短,暑热期长,夏秋多旱。温度最高在7月,平均27.8℃,变化幅度在25.9~29.6℃之间。1月温度最低,平均4.7℃,变化幅度在2.1~6.9℃之间;沅陵县平均气温为16.6℃,年际变化幅度在15.8~17.8℃之间。极端最高气温40.3℃,出现在1972年8月27日;极端最低气温13℃,出现在1977年1月30日。

  县境地处全省降雨中心安化县的西侧,年降雨量居怀化地区之首,平均为1440.9毫米,变化幅度在958.8~2047.8毫米之间。

  由于东西地形复杂的影响,且森林植被覆盖程度不一,因而气候差异大,垂直立体气候变化明显。

  县境太阳辐射量(光量)属中低纬度区,太阳高度角较大,日照较强。山区因云雾较多,地面接受太阳光能量有所减少,日照较弱。

  境内地表水来自外来客水和大气降水所产生的地表径流。水系以沅水为主干,呈树枝状。纳大小溪河910条,总长3888.55公里。其中流域面积在3平方公里以上的溪河466条。属一级支流78条,二级支流219条,三级支流134条,四级支流30条,五级支流5条。流域面积在3平方公里以下的溪河有444条。境内年平均降水总量为90.46亿立方米,地表径流总量为54.4亿立方米,人平均有地表水9761立方米,为湖南省人平占有水量的2.5倍。入境客水为517.6亿立方米。

  县内地下水量,主要取决于天然补给量。沅陵县年平均地下水资源量为8.83亿立方米,储存量8.06亿立方米。地下水已开采量2274.47立方米。

  境内地下水类有:松散堆积层孔隙水、基岩裂隙水(包括碎屑岩裂隙水和浅变质岩裂隙水)、碳酸岩类岩溶水等。主要分布在县西南太常至舒溪口乡沅水河谷一带,以及乌宿、北溶、麻伊洑、麻溪铺、凉水井、官庄等区和筲箕湾、张家坪、火场、军大坪等乡镇。此外,还有井泉洞水6307处,排水量7.2亿立方米。

  沅陵县水能资源丰富,居湖南省第一。境内地表水来自外来客水和大气降水所产生的地表径流,水系以沅水为主干,呈树枝状,纳大小溪河910条,总长3888.55公里。国家八五重点工程——五强溪水电站修建在该县境内。2006年沅陵县拥有五强溪、凤滩、高滩等3座大、中型水电站。

  沅陵县山地总面积582550公顷,面积占沅陵县的72.7%,是湖南省面积最大的山区县。适宜各种植物的生长和禽畜的饲养,为发展林业、农牧业提供了良好条件。

  沅陵县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土壤类型多样,40.8%的山地土壤由板页岩风化而成,自然肥力较高,酸碱度适中,含有机质较多,保水保肥力较强,海拔400-600 米的山地面积大,发展林业条件优越。树种繁多,有乔、灌、木质藤本植物111科, 310 属1004种森林植物种群,并拥有一批有待开发的经济价值很高的特有树种。沅陵县拥有松脂资源2000多吨/年,栓皮栎、芳香油类、木本野生药材等林副产品丰富。在各种野生动物中,有药用动物100多种。

  已探明的有金、钨、铜、锑、 铅锌、 硫铁等20余种。已探明储量的矿种达11种,产地17处,其中大型矿床3处,中型矿床14处,已探明主要矿产有黄金、硫铁矿、铅、锌、锑、钨、铜、金刚石、重晶石、石灰石、煤、石煤等,居全国前10位的有磷矿、石煤矿,居中国前五名的有石煤矿产,主要探明的储量铁矿1.2亿吨,石灰石100亿吨,石煤400亿吨,在开采的有黄金、硫铁矿、锑、钨、铜、金刚石、铅、锌、石灰石、石煤等。

  沅陵县境内户口统计于明万历十三年(1615),沅陵有7369户,57659人。明末清初,屡遭兵燹,特别是清康熙十七年(1678),吴三桂部与清军于辰龙关对峙两载,远近百姓900余口逃散四方,部分村落,人口锐减。

  至康熙二十四年(1685)沅陵县仅27659人,比明万历四十三年减少3万人。此后,社会基本稳定,但于由“笠税数倍于邻近州县”,农民不堪负担,因而轻弃田庐,逋逃异乡,人口发展呈徘徊状态。康熙五十一年(1712),清都察陆院颁布人丁征役、纳税五十年丁册为准,“嗣后滋生人丁永不加赋”。雍正元年(1723),又丁口税摊入地亩内征收。丁税收政策既除,隐报漏丁现象减少,人口渐增,至嘉庆二十一年(1816),县内总户口达47530户,37.456万人,131年内,净增人口34.69万人。

  民国初期,战祸频仍,人民惨遭屠戮,民国九年(1920),人口减至30.09万人。1910年、1914年两度大旱,田土失收,城乡饿死者约2万人,加上外出逃荒未归者,“其数不下三四万人”(民国版《沅陵县志》)。抗日战争期间,大量人口迁入,1934年,人口上升到39.75万人,比民国28年增5.11万人。迁入人口陆续返回原籍,1949年户口统计,沅陵县部人口为35万人。

  新中国建立后,经济发展,社会安定,人民生活改善,人口再生产能力增强,加上未开展计划生育,人口上升甚快。1952年,上升到36.47万人,年平均增加4900人。“一五”时期,虽因1953年行政区划变动,划归辰溪、大庸和溆浦三县共14424户,59564人。但至1957年,总人口仍上升到38.9万人,5年间共增加83864人,每年增16700人。三年国民经济困难时期,人口生产出现负增长,1961年,沅陵县人口下降到33.9452万人。

  1962年,县内人口回升,到1976年,出现持续15年生育高峰期。特别是“”初期,人口生产失控,增加速度过快。15年时间,年均以28.74‰的速度递增,此年,逐渐推行计划生育,1977—1987年,第年人口平均自然增长5642人,1987年末,沅陵县人口为59.2954万人。80年代后,人口问题得到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社会的广泛关注,计划生育工作被列为基本国策,人口管理趋向法制化。到2006年,沅陵县总人口65.03万人。

  2014年末全县总人口为67万人,常住人口为59.14万人,其中,城镇20.08万人,农村39.06万人,城镇化率比去年提高0.44个百分点,达到33.95%。全年人口出生率为12.19‰,死亡率为7.85‰,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34‰。

  2019年末,沅陵县常住人口为60.93万人,其中,城镇25.72万人,农村35.21万人,城镇化率比2018年提高1.07个百分点,达到42.21%。2019年人口出生率为9.27‰,死亡率为4.77‰,人口自然增长率为4.5‰。

  沅陵是一个少数民族聚居与散居并存的多民族的县。沅陵在远古即有人类居住。其后,经历代开发,逐渐成为多民族地区。楚武王三十七年(前704),楚国势力开始越长江南下,“开濮地而有之”。秦灭楚置黔中郡,郡治在今县城西窑头,留居的官兵中有汉人与土著人杂居。西晋“永嘉之乱”后,晋朝廷曾规定:偏远夷地,不输贡赋,或徭役全免,故流入者渐多。县内有部分谢、袁、萧及土家族的田、覃、杨三姓人民即于西晋时来县定居。

  隋唐之际,曾于沅陵置辰州都督府,随军游宦者,顶踵相接,苗、瑶、土家族等民族,一部分退避山林,一部分与外来汉族人民杂居。宋代为使少数民族归服,曾一度采取羁縻政策。元至正七年(1347),白族钟氏三兄弟及子侄(祖籍云南省),自江面避乱徙沅陵,于西关溪子口和东关佘家桥定居。

  明代对少数民族地区,亦以为主,镇抚结合,于县西北棋坪设拱辰营,驻重兵以防苗。清代,县内城区附近与汉族杂居的少数民族在共同的生产、生活中逐渐融合,唯县西、西南、西北的深溪、酉溪、舒溪、杨溪、荔溪、丑溪、耍溪、蓝溪流域,仍有大部分人保留与苗族相似的语言、风俗、服饰,自称“果熊”。这些地区,清廷视为苗地,曾划入“乾嘉苗民起义”时的“苗疆御览图”。嘉庆八年(1803)常德回民马新盛、凤凰回民郑大勋先后迁县定居。抗日战争时期,有些兄弟民族同胞来县避难定居。

  新中国建立后,又有一些侗族、蒙古族等干部因工作迁徙而来。由于历代封建王朝对“五溪”少数民族的岐视,县内众多的苗族、土家族等居民被登记为汉族。1982年全国第三次人口普查,县内苗、土家、侗、布依等15个少数民族,只登记到3782人。1985年,县人民政府向省人民政府申报:火场乡成立土家族乡,清水坪、棋坪乡成立苗族乡。到1982年止,恢复改正部分人的民族成份,其中苗族34935人,土家族22043人,白族135人,侗、蒙、水、回、高山等民族37 人。至1987年,沅陵县有汉族53.193万人(含“果熊”人23万),苗族等15个少数民族共61022人。

  到2006年,沅陵行政区划调整结束,少数民族乡只有两个:火场土家族乡、二酉苗族乡。共有少数民族人口36.46万人。

  2019年,全县地区生产总值169.81亿元,同比增长7.6%。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26.94亿元,同比增长3.4%;第二产业增加值71.92亿元,同比增长8.8%;第三产业增加值70.95亿元,同比增长7.5%。按照常住人口计算,人均地区生产总值为27728元。

  第一产业增加值占沅陵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为15.9%;第二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2.3%;第三产业增加值比重为41.8%。三次产业比重调整为15.9:42.3:41.8。

  全年全县实现公共财政收入13.65亿元,同比下降0.09%;实现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8.63亿元,同比增长6.57%,税占比达到70.09%。全年累计完成公共财政预算支出48.4亿元,同比增加7.3%。

  2019年,全县完成城镇新增就业4920人,其中失业人员再就业2160人;就业困难援助对象再就业831人;“零就业”家庭动态就业援助100%。全年职业培训完成2842人,其中:贫困家庭“两后生”技能培训完成276人;创业培训完成593人。

  2019年,我县农林牧渔业总产值达到45.51亿元,同比增长3.3%。其中,农业产值为24.89亿元,同比增长5.1%;林业产值为4.35亿元,同比增长2.64%;牧业产值为12.18亿元,同比下降0.59%;渔业产值为3.39亿元,同比增长3.14%;农林牧渔服务业产值为0.7亿元,同比增长9%。

  全年粮食播种面积44.5千公顷,同比增长1.8%;全年粮食产量23.84万吨,同比增产1.5%。其中,油料产量2.6万吨,同比增长24.6%。全年肉类总产量2.69万吨,同比减产16.2%。其中,猪肉产量1.76万吨,同比减产23.7%;牛肉产量2016.03吨,同比增产1.1%;羊肉产量2824.15吨,同比增产4.4%;禽肉产量4505.73吨,同比增产2.4%。禽蛋产量1235.8吨,同比增产7.9%。全年水产品产量20028.22吨,同比增产4.4%,其中,淡水产品养殖产量19219.64吨,同比增产4.4%。年末生猪存栏8.78万头;牛存栏6.41万头;山羊存栏14.28万只;家禽存笼143.68万羽。

  2019年,全县省市级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达27家,农民合作社达987家,家庭农场达95家。五星级休闲农庄5家,省级休闲农业示范乡村(点)1处,旅游企业17家,挂牌农家乐120 家。电商企业25家,电商服务中心(站)203个。共创办乡村级特色产业园429个,已建成3个市级产业扶贫示范基地。完成了74个行政村提升生活垃圾治理和40处非正规垃圾堆放点整治;完成20个行政村生活污水治理和99个村环境综合整治;改(新)建农村卫生厕所9199户;农业畜禽粪污和农作物秸秆资源化利用率分别达到71%和84%;完成提质改造农村公路170公里,自然村通水泥路445公里;创建4个市级农村人居环境整治示范村;创建市级美丽乡村和县级美丽乡村示范村各1个。

  2019年全县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达到182.68亿元,同比增长12.9%;实现全部工业增加值59.24亿元,同比增长8.9%;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8.8%。

  全年资质内建筑业实现产值32.22亿元,同比增20.3%;全部建筑业实现增加值12.74亿元,同比增长7.8%。

  2019年全县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72.04亿元,比上年增长10.1%。分地域看,城镇消费品零售额54.32亿元,同比增长9.3%;乡村消费品零售额17.72亿元,同比增长12.6%。分行业看,批发业零售额2.34亿元,同比增长12.1%;零售业零售额57.37亿元,同比增长9.5%;住宿业零售额0.95亿元,同比增长8.4%;餐饮业零售额11.38亿元,同比增长12.6%。

  2019年,全县完成签约项目 9个,合同资金 37.5 亿元;实际到位资金27.85亿元,其中省外境内 27.85 亿元;实际利用外资完成 2865万美元;完成外贸进出口 1482万美元;劳务输出完成 326 人,对外承包工程和劳务合作营业额 423 万美元。

  2019年全县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增加值达到5.48亿元,同比增长6.5%。

  全县年末拥有移动电线万户,拥有国际互联网宽带用户9.74万户,有线万户。邮政业务总量达到6756.34万元,同比增长29.53%。

  全年共接待国内外游客661.04万人次,同比增长40.9%。实现旅游总收入44.55亿元,同比增长13.19%。

  2019年末全县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存款余额为187.94亿元,比年初新增14.94亿元,同比增长8.6%。其中居民储蓄余额152.3亿元,比年初新增13.15亿元,同比增长9.5%;单位存款余额为35.55亿元,比年初新增1.79亿元,同比增长5.3%。全部金融机构本外币各项贷款余额80.2亿元,比年初新增3.86亿元,同比增长5.1%。

  全年全县保费收入达到43140.07万元,同比增长13.3%,其中,农险保费3623.2万元,同比下降0.64%。支付各类赔款及给付12886.04万元,同比增长11.2%,其中,农险赔付2340.79万元,同比增长77.24%。

  2019年末全县拥有公办中小学校(含幼儿园)134所,其中完中4所、职中4所,初中4所,九年一贯制学校40所,完小14所,进修学校1所,县级幼儿园1所。村小、教学点66所。全县有中小学生68253人,其中普高生7826人,职高生3685人,初中生19313人,小学生37429人;在职专任教师5347人。现有民办中小学、职业学校、幼儿园、培训机构等教育机构222所。其中:民办幼儿园114所,在校幼儿16597人;民办中小1所,在校学生153人;民办职业学校3所,在校学生978人;民办培训机构104家。

  2019年,全县采取直招、公招、特岗、外调、定向培养等多种途径补充教师216人。全县高考二本以上录取872人,总量保持全市各县市区首位,1人获英语单科优秀。初中毕业生6人被常德一中青少年航空班录取,是历年录取人数之最。春秋两季共发放助学资金2207万元、资助36033人次。全面落实202名残病对象送教上门措施,扎实开展“三帮一”劝返行动,确保建档立卡义务教育阶段适龄人口无一人辍学。9个教育共同体组织开展了系列送教送研活动。实施教育公益项目50多个,实现中心完小以上学校全覆盖。基本完成20所乡村小规模学校、13所乡镇寄宿制学校、495套教师周转宿舍年度考核建设任务。完成6所乡镇公办幼儿园建设任务,新建太安社区幼儿园。完成化解150个义务教育大班额年度考核任务。加快推进教育信息化,建立弘慧·情系远山全国首个乡村教育直播间。

  2019年全县科学技术支出达到4605万元,同比增长50%。全县现有高新技术企业10家,入库登记科技型中小企业达到12家。有省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2家,省认定企业技术中心2家,市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12家。2019年成功获批首批省级创新型县,同时入选“湖湘创新70年”湖南省科技创新致敬大会之“县域创新”致敬序列。

  2019年末全县共有文化馆1个,公共图书馆1个,博物馆1个,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4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12处,市级文物保护单位1处,县级文物保护单位15处。全年抽调23名专业文艺骨干充实到乡镇文化站。县传承中心分别以“精准扶贫、扫黑除恶”为题材,完成了《胖姐买码》、《逗婆婆》、《又回前夫家》的创编工作;县图书馆每年开展送图书进社区、进校园、进村组、进企业等活动不低于6次,免费赠送图书2000册以上;县电影公司精心组织16支农村电影队,深入全县各个乡镇、行政村及社区、学校、广场等开展公益电影放映工程。成功申报三处国宝单位,完成了一座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厅整改工作,新增了两个山歌传承保护基地,举办了“民间音乐传承保护基地”授牌仪式暨戏剧展演活动。2019年我县已全面完成村级综合文化服务中心的建设,并已完成全县369个村的文体器材配备工作。沅陵县有34个异地扶贫搬迁集中安置区,每个安置区包含一个文化广场、一个多功能文化活动室、一套文体设备,共配套文体器材34套。

  截至2017年,沅陵县共有医疗卫生机构601个,其中县直医疗卫生单位14个,45个卫生院(含分院),农村(区)医院1个,公共卫生管理所23个,村卫生室445个。全县执业医师907人,执业助理医师559人,注册护士1566人。全县共有病床位4025张。全年甲类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人数0例,乙类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人数1393例,丙类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人数2266例,报告死亡5人。

  2019年年末全县共有医疗卫生机构649个,其中县直医疗卫生单位16个,46个卫生院(含分院),农村(区)医院1个,公共卫生管理所23个,村卫生室495个。全县执业医师879人,执业助理医师447人,注册护士1735人。全县共有病床位4025张。全年甲类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人数0例;乙类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人数1647例,死亡7例;丙类法定报告传染病发病人数1331例,无死亡。

  截至2017年,沅陵县共有体育产业商家31家,体育协会及俱乐部共20余家。累计开展县级以上大型全民健身活动4次,开展各项体育赛事及健身活动18次,参与健身活动人数36760人次。外出参加竞技体育大小赛事共6次,共获得金牌11枚。为省市专业竞技队输送运动员4名。

  2019年,沅陵县成功举办了“沅陵大曲”杯“龙腾潇湘”2019湖南沅陵传统龙舟赛暨第五届碣滩茶文化旅游节、筏钓比赛、喜洋洋杯首届象棋个人公开赛、泉之道杯象棋围棋公开赛,怀化市城际篮球赛。同时,开展老年门球赛、乒乓球赛、气排球赛、太极拳、健身广场舞等健身活动6场次。2019年沅陵县选派体育社会指导员参加省市各项目培训三次,培训人次达80人次。

  截至2017年,沅陵县城市居民得到政府最低生活保障17.74万人次,发放最低城市生活保障资金4842.7万元;农村居民得到政府最低生活保障38.99万人次,发放最低农村生活保障资金4918.97 万元。

  2017年,城乡居民养老保险参保登记人数为38.1万人。企业基本养老保险人数2.07万人,企业离退休参保人员1.16万人,机关养老保险人数(含在职和离退休)2.05万人。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53.62万人,参保率达到96.2%;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数3.7万人。参加失业保险的人数23万人。参加生育保险的人数2.6万人。参加工伤保险的人数为3.6万人。

  2019全年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到15600元,同比增长11.4%。其中: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0564元,同比增长10.7%;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4873元,同比增长9.5%。农村居民家庭人均消费支出为9922.6元,同比增长15.3%;城镇居民家庭人均消费支出为18242.8元,同比增长4.6%。

  2019年,城市居民得到政府最低生活保障12.3万人次,发放最低城市生活保障资金4317.84万元;农村居民得到政府最低生活保障19.8万人次,发放最低农村生活保障资金3927.19万元。

  2019年全县优良以上空气质量达标率达到94.8%,地表水质达标率达到100%,城镇污水处理率达到91.58%,农村生活污水处理率达到73.8%,对农村生活垃圾进行处理的行政村比例达到100%。2019年全县完成人工造林面积2000公顷,其中中央投资完成造林面积67公顷,当年新封山育林1200公顷。全县森林覆盖率达到75.66%,活立木蓄积量达2223.33万立方米。

  2019年,全县共发生生产安全事故1起,同比下降66.7%,死亡1人,同比下降75%;亿元GDP生产安全事故死亡率为0.0059。其中,生产经营性道路交通事故0起;建筑施工安全事故0起;工矿商贸其他事故1起,死亡1人。

  沅陵县有三条高速公路经过:杭瑞高速、沅陵至辰溪高速公路、张新高速(张家界至新化高速公路沅陵段)。

  截至2008年底,县公路通车里程3486km,其中高速1条102km,国道1条(G319)134km,省道2条148.8km,县道11条366.93公里,乡道63条957.68km,通村公路1776.59公里。县内通航里程223km(其中沅水航道146km,酉水航道48km)。

  截至2013年末,沅陵县农村公路里程共3232.986公里,其中县道386.927公里、乡道827.835公里、村道1480.774公里。全县道路客货运输经营业户达到1148户,营运车辆1213辆,其中客运车辆454台、货运车辆759台。客运公司3家、旅游客运公司1家;客运等级汽车站3个、农村客运站19个;全县共有机动车维修经营户达到66户,其中一类2户、二类14户、三类50户;另有驾培学校2所,教学车辆58台。年培训机动车驾驶员达600余人,从业职格证280人。

  巫傩文化,实为祭祀文化,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亦称巫教文化。巫傩文化分巫教文化、傩文化两个部分。

  傩戏,又称傩堂戏,是由傩、傩祭、傩舞发展而来的,它原本是一种驱逐疫鬼的古老的巫术活动,逐渐增加娱乐性成分。傩戏是傩文化的主要表现形式,在中国古戏曲中成为一块活化石。 因为它是作为宗教与艺术长期混合的产儿,所以傩戏一般都有宗教、神线]

  傩技是傩文化表现形式之一。 其原意,一是表现先人的农耕文化中的娱神娱人竞技本领;二是以其高难的动作,达到驱邪逐鬼和为人解厄除难的目的。傩技有三四十种,主要有上刀梯、踏火海、踩火犁、衔红铁,吐红火、吃竹签、下抽锅、吃瓷瓶、藏龙卧虎等。福建、湖北、云南等地流行的傩技,内容大体相似,形式略有差别。

  上刀梯(上刀山) 在坪坝里立一根高高的旗杆,杆上交错插着数十把锋利的长刀,刀刃向上,寒光逼人。由一巫师从下到上赤着脚板攀登。巫师一边吹着牛角号,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如走平川般爬至杆顶。

  沅陵赛龙舟源于远古,早在屈原之前就已存在,相传是为纪念五溪各族的始祖盘瓠。盘瓠后,其子孙按照当地巫祭习俗,划龙舟游弋沅水为其招魂。沅陵传统龙舟赛历经上下几千年,已形成“偷料”、“关头”、“赏红”、“抢红”、“砸船”、“两大观点”、“三大流派”等一部厚厚的“沅陵龙舟经”,构成了博大精深的湘西沅陵传统龙舟文化。

  2002年,沅陵县成功地举办了首届全国龙舟邀请赛。同年,沅陵被中国龙舟协会授予唯一的“中国传统龙舟之乡”称号。并指定沅陵为全国传统龙舟大赛赛场。沅陵龙舟文化已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沅陵龙舟赛被誉为“当代农民最大的体育盛事”。

  沅陵鸟文化是沅陵土家人兴起和传承的最具特色的文化,主要盛行于县内具有”中国鸟乡”之称的火场土家族乡。沅陵县鸟文化主要与火场土家族乡浑然天成的自然景观(山寨古址、长征遗迹、“地下明珠”和“地下迷宫”之称的无源洞风景区)和浓厚的民族舞蹈、山歌小调等民俗风情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并越来越兴盛。

  朴实、想象奇特、比喻巧妙,生动鲜活。沅陵的劳动号子有数十种之多,最著名的当属“船工”、“车水”和“盘木”三大号子。沅陵山歌已进入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沅陵汉话以县城话为代表,属北方方言西南官话,是县内各族人民的共同语言。由于地域关系,各地语音差异较大,大体可分为五个方言片,即东南部片、南部片、西南部片、西北部片、东北部片。东南部片以怡溪话为代表,分布在原官庄区境内怡溪流域,发音清晰柔和朴实,多带下滑儿化尾声,但在夷望溪流域,又带有桃源和安化口音;南部片,俗称“死客子”,分布在原凉水井区蓝溪流域和原麻溪铺区荔溪下游,其语音粗犷豪放,多团音;西南部片,以舒溪话为代表,分布在原麻溪铺区的舒、杨二溪流域和原太常区的丑溪流域及乌宿区的酉溪流域,带有辰溪、泸溪话音调;西北部片,以深溪话为代表,俗称“蝴蚂闹”,分布在原乌宿区内的明溪流域和军大坪、北溶两区境内,明溪话兼永顺口音,朱红溪上游语音带有张家界(原大庸)话口音;东北部片,以洞庭溪话为代表,分布在原麻伊洑区和原官庄区的黄壤坪乡一带。洞庭溪,古为通往慈利的陆路交通要道,其原七甲坪、蚕忙、楠木乡一带的语言,古汉语音韵犹存,带有慈利口音。区内五强溪、怡思溪、大别溪流域的原麻伊洑、柳林汊、黄壤坪乡语音接近桃源语音。

  沅陵乡话是乡话区内人民自己使用的语言。主要分布在县西南酉溪、丑溪、舒溪、杨溪、荔溪流域,即原麻溪铺全区和原太常区的舒溪口、栗坡、丑溪口乡,原乌宿区的棋坪、清水坪乡,原凉水井区的渭溪乡,以及原沙金滩、太常、白田乡的大部分村组,原乌宿、落鹤坪、高砌头、深溪口、张家滩乡的部分村组。讲乡线]

  沅陵旅游风景区位于湖南西北部,系武陵、雪峰两大山脉交汇地,处沅水中游,面积210 平方公里。景区沟壑纵横,悬崖绝壁,峰俊石奇,直刺云天,形成多处罕见的峰林异景。五强溪电站的兴建,给崇山峻岭的大山区筑起了一座烟波浩瀚的高峡平湖——五溪湖。五溪湖融湖光山色于一体,嵌以久负名胜的古刹、山寨、茶园等人文景观,形成了独特旅游景观,尤以二酉山、凤凰山、河涨洲、壶头山、夸父山等更为瑰丽。

  高500——700米不等。在石峰群里最显眼,俗称“大撑锅崖”。中间还有三座小崖石俗称“小撑锅崖”。

  1938年,爱国将领张学良被蒋介石软禁于沅陵凤凰山古寺内达一年之久,沅陵凤凰山因此为中外所知。 2004年被国家评为3A级旅游景区。

  据查明,在黔中郡古城遗址东南面山顶聚集有40余座巨型战国至汉代墓,每一座墓就是一座山,其半数以上超过长沙马王堆汉墓,最大墓面积相当于马王堆汉墓的5倍。

  龙吟塔位于县城东河涨洲,因洲旁水声似龙吟而得名。塔高42米,是湖南省现存最高、保存最完整的石塔。

  1996年元月列为湖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龙吟塔建于明代,道光二十九年建成七级宝塔。龙吟塔既溶合了明、清两代建筑风格,且溶入了湘西地方特色,形成一种独特的建筑风格。

  凤鸣塔位于城东沅水南岸香炉山顶 塔身置八方形台基上,高25米,底层直径4米,八方七层。檐面布筒板瓦、檐口施勾头滴水,泥灰饰葫芦宝鼎,檐角微翘。底层正南开圆拱门,门嵌横额“凤鸣塔”。

  鹿鸣塔位于沅水北岸常安山顶,始建年代不详。传说曾有一只野鹿,口含一枝野花,常在山中鸣叫,故有“野鹿含花”之说,鹿鸣塔由此得名。道光二十九年重建龙吟塔碑文载:“建龙吟塔所剩余钱,又整修鹿鸣塔成七级”。清同治《沅陵县志》载:“鹿鸣塔,七级,半塔残破,屡建屡塌。”

  全国文明县城、国家卫生县城、革命老根据地、全国绿化模范县、国家绿色能源示范县、中国传统龙舟之乡、中华民族文化生态旅游名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借母溪)、五强溪国家湿地公园、中国最具特色魅力旅游百强县、省级历史文化名城、“一生中要去的66个文化旅游大县”。

最新文章
阅读排行

Power by DedeCms